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狂风呼啸而来,吹拂了大荒漠,地上的荒沙卷积而起,尘烟四溢,弥漫虚空,本就死寂的天地这一刻似乎变得肃杀而沉默起来!

    沙丘之上,那道高大的身影一身金色武袍似乎与这大荒漠融为了一体,他手中的华丽高贵金色神剑更像是一只蹿腾在沙漠之中的响尾蛇!

    这样的武袍,这样的身影,这样的神剑!

    这个人自然只会是……易水寒!!

    此人千里迢迢从琼楼玉宇界来到这里,堵在了叶无缺的前面,目的……不言而喻!

    他分明就是来……截杀叶无缺的!

    “叶无缺,你比我想象之中的要来晚了很多天……”

    易水寒淡漠的声音响起,他居高临下俯视着叶无缺,语气之中有种不加掩饰的森然之意,嘴角更是露出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万丈之外,站定的叶无缺并没有开口,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易水寒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已经足足等了你五天,让我等的有些不耐了,你知道这五天内我已经在脑海里杀了你多少次了么?足足两百三十五次!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终究还是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易水寒语气之中森然杀意犹如沸腾的活火山般席卷开来,似乎在他的眼中,叶无缺早就是个死人了!

    一番话落下,叶无缺依旧沉默,目光幽幽,这让易水寒双眼终于微微一眯道:“怎么?哑巴了?还是说……吓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想一句古话怎么说来着?似乎有些忘了。”

    叶无缺的声音终于响起,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仿佛真的有一句话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

    不过叶无缺突然恍然大悟,璀璨眸子看向了易水寒道:“我记起来了!好像是……千里送人头!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句话,就像你千里迢迢的跑过来……找死!”

    说道后面,叶无缺的语气同样变得淡漠起来。

    闻言,易水寒的目光之中陡然闪过了骇然的锋芒,周身一股滔天的煞气喷涌开来,犹如化作了风暴席卷十方,那一处荒漠都微微震颤了起来!

    “叶无缺,你这道么?这些年来,我是第一次输给了一个同辈人!这种感觉,真的很……讨厌啊!!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耻辱,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跌落了神坛,让我‘邬州第一剑’的名号沾染了污秽!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的一切,唯有用你的鲜血,用你的头颅,用你的性命才能洗刷!!”

    “用不了多久,当我带着你的头颅返回邬州时,我易水寒依旧是天下无敌的‘邬州第一剑’!!”

    易水寒的声音变得犹如凝冰,极其可怖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这个手下败将?丧家之犬一样的东西?”

    叶无缺看向易水寒,这般轻视道。

    眼皮接连跳动,易水寒的脸色终于再一次变得阴沉下来,显然叶无缺的话犹如直接撕烂了他的引以为耻的血淋淋伤疤!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的确很强大,论战力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,可惜,战力并不等于一切,实力才是王道!就比如现在,我如果要杀你,真的……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手中断神剑轻扬,易水寒眼中涌出了一抹自负狞然之意!

    “断神剑在手,杀你……如屠狗!!”

    似乎在回应易水寒的话,断神剑发出了铮鸣,一股无边的锋锐之意从剑鞘上散发开来,激荡的大地荒沙破碎,尚未出鞘,便锋芒毕露!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仗着一把神剑才有胆子追过来,可惜了,这把剑今天怕是要换个主人了……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