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那要看他是不是该死,天作孽犹可存,自作孽……不可活!”

    叶无缺淡漠的声音紧跟着落下,面色看起来依旧十分的平静,直视这流泪老者,没有任何的畏惧之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好一个自作孽不可活!好一个自作孽不可活!!!”

    流泪老者仰天狂笑,豁然起身,笑声震荡十方,天上地下似乎都在晃动,给人一种状若疯魔之感!!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谁在笑?”

    “如此可怕的威势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热闹的驿站内顿时出现了一道道惊呼,不少生灵走了出来,立刻看到了那仰天狂笑的流泪老者,一个个脸上全都露出了惊惧之意!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不少灵觉敏锐的生灵似乎意识到了不对劲,立刻拔腿就跑,化作流光向着庐州其内狂蹦而去!

    嘭!嘭!嘭!

    可这些生灵刚刚飞到半空中一个个就全都爆成了漫天血雾,死无全尸!

    剩下的诸多生灵顿时一个个惊恐的面色发白,看向那流泪老者的眼神布满了无尽的恐惧之意,一动也不敢再动了!

    足足十数个呼吸后,流泪老者的狂笑方才停了下来,他原本看起来慈眉善目,但此刻一张脸竟然给人一种莫名的阴冷与狠毒!

    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有你这种滥杀无辜的师父在,你那个被我打死的徒弟又怎么会无辜?”

    叶无缺此刻的声音已经变得冰冷!

    “嘿!小畜生,为了杀你本教主真的是煞费苦心啊!在这地方等候了这么久!就为了给我那徒儿报仇!”

    流泪老者阴森森的开口,他盯着叶无缺,周身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势散发开来,几乎笼罩整个天地,可怕的气息足以让天穹都在瑟瑟发抖!

    叶无缺双眼微眯,眼前这个流泪老者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强烈至极的威胁!

    此人的实力之强大,已然超越了青铜人神大圆满这个层次,完全凌驾其上!!

    “我那可怜的徒儿啊!本教主对他寄予厚望,是指望着他继承我的衣钵,本以为这一次天骄论道会他会一飞冲天,拔得头筹,得到大造化大机缘,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连论道会尚且没参加就死了!”

    “被你活活打死了!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本教主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既然我那个徒儿死了,那么你为什么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不但活着,你竟然还夺得了天骄论道会的魁首之位!真是出类拔萃的天骄人杰啊!邬州这一代都要以你为尊!”

    “可越是这样,我就越是难受,越是想不通凭什么你还能活着??”

    流泪老者的声音越发的森然起来,他的双眼死死盯着叶无缺,仿佛择人而噬的老狼一般,让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“他、他好像是邬州摩罗教的摩罗教主!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那些一动不敢动的庐州生灵中有人颤抖着开口,似乎认出了这流泪老者的身份,语气之中带着一种大恐惧!

    果然啊!

    叶无缺眼中露出了一抹了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